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業務領域 > 建筑工程 >
責任編輯:劉海燕文章來源:九江金鵬城發布時間:2019-06-21 10:33點擊數:

支部建在連上,我們叫做“金鵬城項目連”

  
    1927年9月,秋收起義部隊在三灣改編時,毛澤東創造性地提出“支部建在連上”的原則,對實現黨對軍隊的領導,奠定了重要的組織基礎。習近平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的今天,在九江金鵬城施工項目部也有著一支特殊的“連隊”,它的名字叫做九江金鵬城施工黨支部,其成功的將“黨建+生產”結合在一起。
    “努力走出去”
    在九江金鵬城施工現場,會經常看到一個腳步急促,穿梭于各樓棟細細查看的身影。他,就是金鵬城施工黨支部書記、副隊長曹平華。在旁人眼中,他永遠是充滿激情,處于打滿“雞血”的狀態。剛調入建筑施工這個產業,他就一針見血的指出這個產業部門存在的一個重大弊端,即太過于封閉,沒有多少對外交流溝通。從此,“我們要努力走出去”,成了常掛在他嘴邊說的一句話,而他也是這樣做的。為了避免將黨建和生產做成兩張皮,在他的帶領下,支部先后組織開展了“與有色金色廣場黨支部,就支部建設和建筑施工經驗交流學習”、“重溫九八精神、樹立質量意識,九八抗洪廣場警示教育參觀”、“赴湖口遠大集團裝配式建筑工廠參觀學習”、“樹立質量標桿、強化質量意識,參觀魯班獎工程九江長江一橋、二橋”等多項活動,為努力走出去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!
    “重點要抓好關鍵少數”
    “建筑施工管理工作和黨的政治建設,道理是一脈相通的,重點就是要抓好關鍵少數”,支部黨員岳育梅如是說。從金鵬城一期、二期到現在的三期,每次筏板基礎混凝土澆搗,從人員機械準備到混凝土振搗,身為項目經理的她都細致的、不厭其煩的交代好每個施工員關鍵節點和要求。在混凝土整個澆搗過程中,她都一直守在項目部,并時不時到澆搗現場查看,以防出現質量問題。九江金鵬城每期順利的交房驗收,就是對這“抓好關鍵少數”最好的體現!
    “用好工程監督‘四種形態’”
    “葉工,這次要不就算了,都全部做好了,拆掉就好麻煩,你看行不行?”“不行!一定要返工重新搞”,在金鵬城現場經常會看到類似這樣的情形。在金鵬城項目部,支部黨員葉惺威在班組心里就像是“包拯”一樣存在,“執法”起來鐵面無私。他有時候笑著道,“現在我管的質檢部,也要充分運用好工程質量監督執紀‘四種形態’,即批評、書面整改、處罰、清場處理,以此強化工程質量監督”。誠然,正是這結合“黨建+”“四種形態”的靈活運用,為金鵬城的質量、安全保駕護航。
    “我只想把事情好好做好”
    “李工,周末不在家陪陪老婆、孩子?”“沒辦法,工地上事情多,該忙的時候還是要忙,我們要對得起自己那份工資。別的想不了那么多,我只想把手頭事情好好做好”。支部黨員李興鵬,一個來自福建的小伙子,在班組長看來愛鉆“牛角尖”,做起事來一絲不茍,甚至于有些追求完美。作為支部組織委員的他,也經常得到支部書記曹平華的贊揚,黨務理論知識學的比較扎實。而正因為對工作的認真和努力,經常看到他白天作為施工員管理樓棟事宜,晚上作為支委忙支部的工作記錄的身影。而這些也正是如他自己所說的,“我只想把事情好好做好”最好的詮釋!
    “習慣了,沒什么辛苦不辛苦的”
    “朱工,你幫我看下這圖紙是不是有什么問題?”、“朱工,明天是不是可以上模板了?”“小朱,你安排人把那基礎點位放下。”,因為小朱工作認真負責,肯吃苦,不管是工地上的工人還是項目部的同事,都喜歡找他幫忙。支部黨員朱鑫祥,一個因為常年工作在野外,皮膚曬得黝黑的小伙子,但給人感覺永遠是樂觀開朗。因為能干,領導有意讓他挑擔子,所以經常看到他比別人更早出晚歸。當然,付出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可,由以前的施工員助理崗位,轉換為現在三期施工員,成為項目部的骨干力量之一。有時候筆者問他“天天這么干,累不累?”,他笑著答道“習慣了,沒什么辛苦不辛苦。”而這簡簡單單的一句“習慣了。”,卻是日日夜夜心血的付出。
    支部建在連上,九江金鵬城黨支部的全體黨員和他們的同事們,還在為他們的“連隊”奮斗著,還在續寫著屬于他們的那份“傳奇”。最后,我想說,支部建在連上,我們的連隊叫做“金鵬城項目連”。
(王楊)
聯系我們|在線留言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
CopyRight @ 2015 江西有色地質勘查五隊 版權所有

地址:九江市廬山區廬山大道99號 電話,傳真:(0792)8220382 郵編 332000

贛ICP備16005170號-1

九江互達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承建和維護

關閉
0792—8220382 0792—8551278 (工作日:9:00-18:00)
九江市廬山區廬山大道99號
3d求胆方法公式